发展观察 | 加快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30日 09:20:52 来源: 产业政策处 【打印】 【关闭】 分享:

近年来,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向实体经济加速渗透,对经济增长和产业升级的拉动作用不断增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成为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选择。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10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习近平总书记为我们加快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为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
 

当前,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推动各类要素资源向制造领域汇聚,促进各类产业主体优化生产布局、开展跨界合作、重构价值创造模式,推动产业聚集化、融合化和生态化发展,成为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的创新动力。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有助于打破时空限制,促进企业在数字平台进行汇聚。工业企业建厂选址过程中,地理位置重要性居第一位,中小企业更倾向于支撑服务完善、配套设施齐全的工业园区,创业企业更乐于在科研资源富集的大城市落户。目前,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正在构建工业体系的虚拟数字映射,平台生态更是打破了现实空间的隔阂,通过远程协同、多地协同,实现从地理位置聚集到线上载体聚集的转变,从而有助于缓解区域之间产业发展不均衡、不协调的问题。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有助于延伸产业链,促进行业从纵向发展到跨界合作。数据流通使工业行业林立的状态发生了“质的改变”,原本清晰的组织界限逐渐模糊,使产业由原来的上下游、产供销的线性关系向立体、多维的网络化方向发展。行业内企业从原本的竞争关系转向竞合关系,个人消费者可以参与产品设计和制造成为产消者,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关系被重新定义,形成全新产业网络。可以说,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将给产业发展逻辑、产业组织形态、产业发展形态都带来结构性、颠覆性变化。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有助于重构价值创造模式,构建全新产业生态。数字经济背景下,信息和市场需求快速变化,对资源整合、业务协同的要求更高,产业生态化发展已经成为共识,部分行业头部企业借助于成功的数字化经验正在向生态巨头转型。纵观全球,大型制造企业服务化转型的趋势非常明显,世界工业巨头GE、西门子均已宣称自己为服务型企业,而国内制造业龙头海尔、三一集团等也在向平台服务商转型。他们的共同点在于,不仅将深耕多年的工业经验面向行业推广,还跨界向其他行业实现模式输出,打造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服务核心的产业生态。

 

融合发展助推制造业优化升级
 

随着国家大数据战略、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的实施,新一代信息技术得到了迅猛发展,并广泛渗透应用于经济社会各产业领域,正在帮助制造业企业获取新型竞争优势,推动产业向绿色化、高端化、智能化发展。

一是优化生产方式,实现产业绿色化。面对绿色发展需求和人力成本的双提升,大数据、物联网等数字技术能够为老设备、旧设备赋能,实现可视化监控、智能化调控,助力产业集约化、绿色化发展。如,在高能耗行业,高炉、窑炉、锅炉等一直以来都是“黑箱”设备,高温高压、高能耗、高安全隐患成为设备运行的痛点和难点,特殊传感器能够打破这类设备的“黑箱”,实现上下料工序衔接的实时感知与控制,既能提升产品质量稳定性,又能降低能耗,减少排放,实现行业的绿色生产。

二是提升产品品质,助力产业高端化。当前,企业的竞争从产量规模向品牌品质转变,新一代信息技术能够帮助企业改进工艺,扩大优质品供给。在橡胶、化纤、印染等行业中,部分工艺配方主要依靠老师傅多年的经验,既需要对原料识别的知识,还需要对工艺的熟练掌握。将原材料、工艺等数据进行机理建模,通过机器学习能够计算出最优配比,帮助传统工艺沉淀。

三是通过加快创新迭代,推动产业智能化。产业关注点从产品供给能力向满足用户价值转变,新一代信息技术能够推动制造技术迭代周期从缓步慢行到小步快跑,增强企业竞争力。面对用户个性化需求不断提升,产品设计变得多样、产线生产切换频繁、运营维护粒度变小,这些变化都需要进行早期验证,传统的设计方法是一种不断试错的过程,资源和时间成本压力大。数字孪生能够通过虚拟计算帮助“现实”节省时间与成本,各种可能的变化都可以在产线投产、工艺切换前进行验证,加快产品迭代优化。

 

进一步加快融合发展,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当前,全球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多,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要放眼全局,从全社会、全产业、全要素的角度,从技术、应用和生态层面,谋划融合发展的策略和路径,促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发展迈上新台阶。

一是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聚焦集成电路、高端芯片、先进传感器、基础软件等关键领域短板,通过联合攻关、产业合作、并购重组等新方式,加快攻克“卡脖子”问题,提升软硬件支撑能力。聚焦战略前沿和制高点领域,加强量子信息、先进计算、未来网络前沿技术布局,提升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创新应用能力,打造形成国际先进、安全可控的数字化转型技术体系。

二是加快推进数字产业化。强化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快5G网络和千兆光纤网络建设与商用步伐,建设一批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以应用为牵引培育一批高价值、可复用的平台解决方案。加快培育新兴产业,培育由企业主导的开源软件生态,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更好地支撑服务经济社会的数字化转型。

三是加快推进产业数字化。围绕制造企业实际需求,加快设备设施数字化改造和企业内网建设,深化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供应链等环节的数字化应用,培育发展数字化管理、平台化设计、智能化生产、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网络化协同等新模式,形成新的优势制造能力。发挥行业龙头企业引领作用,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规模化应用,带动中小型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弹性,实现大中小企业融合发展。

四是营造良好的发展生态。完善数据治理体系,加快构建适应数字经济发展规律特征的交易规则、监管规则,提高我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数字技术为企业带来开放、互联、跨域的特点,必须加强网络安全保障体系建设。深化数字经济领域的国际合作,打造开放公平、非歧视的数字营商环境,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来源:学习时报11月3日A6版发表,作者:尹丽波,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