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货币理论的创新与不足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5日 15:48:16 来源: 融资服务处 【打印】 【关闭】 分享: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20-09-14

作者:张俊伟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严重冲击各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业内人士评论称,“疫情大流行使现代货币理论从边缘走向美国的政策现实”“现代货币理论时代已经到来,它加速了40年‘新自由主义’的终结”。本文简要总结归纳了现代货币理论的创新与不足。

现代货币理论的创新之处

概括而言,现代货币理论在如下几方面具有新意:

第一,现代货币理论遵循国家货币论的内在逻辑,贯彻“税收驱动货币”的基本主张。在深入分析货币创造和支付过程的基础上,阐明了财政、货币政策相互配合的机制,为准确把握财政、货币政策相互关系,完善宏观调控政策设计提供了新的思路。

第二,现代货币理论把充分就业放在宏观调控目标的中心位置。现代货币理论强调就业对个人、家庭乃至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强调依托积极的财政支出,把闲置社会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以改善公共福利的重要意义。在失业率居高不下、收入差距持续拉大的环境下,扩大就业的主张直接触及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从而赢得了广泛的共鸣;而美国破旧的基础设施系统(如公路、桥梁、机场、城市基础设施等),也使人们对改善基础设施、提升公共服务的必要性拥有了切身感受。

第三,现代货币理论直面了货币政策的有限性。货币政策是典型的间接调控方式。人们常把货币政策的调节机制比作“放风筝”:当经济过热时,紧缩货币可以遏制通货膨胀发展;而当经济衰退时,刺激性货币政策却离不开市场主体的积极配合。为了应对“次贷危机”,许多国家推出了“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的超常规刺激措施,但由于内需不振、企业投资意愿不强,政策效果并不明显。现代货币理论正确地指出:“零利率”政策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存款人)利益,挤压了消费,从而对冲了极低利率政策的政策效果。

第四,现代货币理论强调了财政政策在宏观调控体系中的应有地位。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新自由主义的泛滥,“让市场发挥作用”成为人们的口头禅,“有形之手”的缺点被人为放大,政府直接干预被一边倒地指责为“低效率”。在此背景下,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遭到削减,政府调节收入分配职能严重弱化,财政刺激政策被简化为减税。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则受到过分吹捧。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甚至一度被誉为全球的“经济沙皇”。但是,离开了财政政策的有力调节,一国经济必然会因为收入两极分化而陷入内需不足的境地,而内需不足反过来又为货币政策发挥作用设定了边界。次贷危机后,许多国家推行“零利率”政策也难以摆脱经济困局,就是上述政策困境的一个表现。面对货币政策空间日渐狭窄的新挑战,现代货币理论呼吁实施更加激进的财政政策、依托就业计划来实现充分就业和经济社会的全面进步,启发了广大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有助于纠正当前过于倚重货币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政策倾向。

现代货币理论的不足与缺陷

第一,现代货币理论强调货币供给侧的外生性,忽略了对货币需求(货币流通规律)的分析。早在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就把人们持有货币的动机归纳为交易动机、预防动机和投机动机,指出利率和收入是影响人们货币需求的重要因素。当前,金融市场高度发展、国内外金融市场密切联系。企业投资、家庭消费已经和金融市场、资产价格密不可分。遗憾的是,现代货币理论框架内却严重缺乏对货币需求的分析,缺乏对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运行有效互动的分析。对于以货币理论冠名的现代货币理论而言,这不能不说是严重的缺憾。

第二,现代货币理论暗含了“完善市场”的假设,缺乏对微观主体行为的分析,缺乏对经济运行制度环境的分析。在现实生活中,市场都是不完善的。垄断、寡头竞争、信息不对称无处不在。只有结合特定的市场结构,深入分析市场主体的基本行为方式,才能准确把握市场的运行规律和发展趋势。简而言之,已有大量的研究表明:执政者为了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如竞选连任等),往往不惜牺牲长远利益、集体利益(如容忍通货膨胀的发生发展)。那么,有何种机制来消除执政者的短期机会主义行为?预期在金融运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市场主体一旦对政府信用失去信任,就会明显减少货币需求。对于主张“无限制发行货币”权力的政府而言,应采取何种机制才能有效维持市场主体的信任?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背景下,即便一国政府不举借以外币偿付的债务,企业也可能大量参与到以外币计价的投融资业务之中,这就使一国的经济运行不仅受制于国内的货币政策(利率),也受制于本币汇率的变动。主权货币和全球化之间又该如何协调?现代货币理论强调,政府可以通过增加税收、减少支出等方式收回货币,以遏制通货膨胀的发生、发展;但需要什么样的机制设计才能使政府及时行动,把“财政扩张”改为“财政紧缩”呢?对于上述问题,现代货币理论都没有作出明确回答!正是上述种种未解的问题,使人们对现代货币理论的政策主张充满疑惑。

第三,现代货币理论推崇“就业保障计划”,其政策设计有待丰富完善。面对经济资源的闲置(大量失业的存在),现代货币理论主张由政府出面雇佣失业工人从事公共事业。这项主张既符合道义(培养劳动精神、提升社会道德水平),又利国(改善基础设施、增强发展潜力)利民(增加居民收入、改善居民生活),确实值得称道。但是,由于历史、文化和社会管理等方面的差异,即便是发达国家,其所面临的经济问题也大相径庭。在失业率居高不下、公用设施破旧不堪的国家,现代货币理论有关“就业计划”的主张很容易获得社会认同;而在基础设施相对完善、社会运行高度有序的国家,人们则对“就业保障计划”相对无感。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在低层次的需要得到满足之后,人们会更加关注高层次需求的实现;因而,许多人把解决问题的思路放到了缩短劳动时间、确保基本生活需要(发放基本国民收入)、发展教育以充分激发个人潜能上。在政策建议方面,现代货币理论需要有更加系统的、完整的解决方案。

第四,现代货币理论忽视了改善经济结构的重大意义,其政策建议不够全面、系统。现代货币理论提出了“三部门平衡说”,认为政府负债的增加,有助于改善家庭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从而消除经济运行风险。在经济结构、制度框架不变的前提下,现代货币理论的上述结论无疑是正确的。事实上,面对相同水平的均衡收入可以存在不同的三部门资产负债组合。一种情形是政府部门低净负债、银行部门低净资产、家庭部门低净资产,整个经济主要依托自身的内在动力高效运转。这是居民收入差距小,国内需求旺盛,经济内在均衡水平很高的情形,不需要政府强力刺激就可以实现充分就业;另一种情形则是政府高净负债、银行部门高净资产、家庭部门高净负债。这是收入分配严重失衡、国内需求受到压抑、国际市场严重受阻时的情形。此时,虽然政府已经采取极低利率政策刺激经济,但新增信贷资金大量流入股票、房地产市场,投资收益主要流入超高收入群体,货币政策对刺激社会消费的作用相对有限,继而政府只能采取激进的财政措施来刺激需求,推动充分就业。人们经常引用现代货币理论有关政府可以不受限制地实施财政赤字的观点来衬托现代货币理论政策建议的激进和匪夷所思。事实上,激进的财政赤字主张,仅仅是在政治议程僵持不下、相关的社会改进措施难以实施的背景下作出的“不得已的”政策选择。对于这一点,现代货币理论简略地提到过,但没有充分展开。缺乏结构性分析不仅影响到现代货币理论的完整性,也制约了其政策建议的全面性和系统性。

第五,现代货币理论的政策主张面临操作难题。现代货币理论把物价稳定作为判断政策失当(刺激力度过大)的指标。大家都知道,物价是反映经济运行变化的滞后指标,通常被用来确认一个趋势的发生发展。用物价变动来指导政策操作,显然滞后了。不仅如此,现代货币理论主张通过增加税收、减少财政支出的办法来回收货币以遏制通货膨胀发生发展。在现代社会里,增加税收需要议会通过相应的法律,而削减预算支出不仅要面临技术上的挑战(如许多工程或投资项目不能叫停),而且还需要获得议会的同意(预算调整)。这是费时费力的操作,并不完全由政府独家操控。即便议会支持政府增加税收、削减财政支出,上述政策要真正落地并发挥作用,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这种政策的滞后性和经济运行的内在波动叠加在一起,其最终结果很可能不是熨平经济周期,而是加剧经济波动。在实践中,这样的反面典型是很多的。

曼昆曾指出:“现代货币理论包含了一些真理的硬核,但其新颖的政策建议并不能令人信服地从其理论假设中推导出来。”考虑到现代货币理论存在的上述一系列理论缺陷,笔者认为曼昆教授的上述评价还是比较得体的。

任编辑:王蕾